NEWS INFO

新 · 闻 · 资 · 讯

宁波泥金彩漆第一代传承人

发布时间: 2019-11-14 12:37 浏览量: 446

泥金彩漆第一代传人——李光昭
 
  李光昭,1941年出生,宁波人。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泥金彩漆第一代传人。
 

图 / 台湾著名文化名人黄永松参观后合影
– 1 –
与泥金彩漆结缘,书写了50多年的故事
从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到一个暮年老人,李光昭的一生都与泥金彩漆紧密相连。
泥金彩漆是宁波传统“三金一嵌”(朱金漆木雕、泥金彩漆、金银彩绣、骨木镶嵌)民间传统工艺之一。自南宋以来,十里红妆这一婚嫁习俗在宁海蔚然成风。为了显示家底富有,在器物表面堆塑、贴金、彩绘的泥金彩漆工艺品成为了首选。至今还有上千件工艺精湛的红妆器物展示在博物馆。
一件优秀的泥金彩漆产品不但要色彩明艳喜庆,还要层层叠叠具有立体感,而李光昭就做的十分出色。你看这大红大绿又带金的配色,没有深厚的美术功底可驾驭不了。
少年时期的李光昭就十分擅长画画,在美术展览上多次获奖。后来与友人合作创作的一组《农林牧副渔齐发展》的套色木刻组画,更是受到高度认可,刊登在全国各大知名报纸。
也正是因为他拥有扎实美术功底,1963年底李光昭被选中参加泥金彩漆传统工艺发掘工作。

图 / 李光昭与德国前总统合影
– 2 –
泥金彩漆工艺曾多次断层
“泥金”工艺最早可以追溯到商周,他的历史悠久,广为流传。然而真正兴盛起来是在宣德年间。据明代《浙江通志》中记载:大明宣德年间,宁波泥金彩漆、描金漆器闻名中外。

图 /《群仙祝寿》堆漆挂屏局部照片,曾获2010年中国浙江第二届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银奖

传承青黄不接,技艺渐渐被人遗忘,几乎是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无法避免的状况,可是,太悲凉了,看到泥金彩漆的现状,心里总会有一些没落的寒意。如果未来有一天,传统手艺都消亡了,我们还有文化传承可言吗?
随着时代的变迁,泥金彩漆经受着一次又一次的考验,传承几乎断层,却又被一次又一次的拯救回来。如果没有这些手艺人的坚持,泥金彩漆或许早已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。

图 / 联合国副秘书长、开发设计署副署长格林斯潘女士观看李光昭技艺演示

最早在20世纪60年代末到70年代初,泥金彩漆就经历过一次断层。
战乱的年代,各行各业都受到极大摧残,泥金彩漆更是濒临断种,还掌握这门工艺的匠人屈指可数。
直到1963年,直到市工艺美术研究所曹厚德所长带领一批技术骨干研制泥金彩漆,才使泥金彩漆重获生机。当时的李光昭被挖掘出来,跟随曹所长学习泥金彩漆工艺。
做一件泥金彩漆需要经过设计、木胎、漆坯、堆塑、贴金,上彩六个流程,其中包含了上百道繁琐的工序,每一道工序需要耗费大量的耐心和体力,大部分人一听就觉得很为难。
但学美术的人耐心总是比别人足一些,即使仅一道堆塑的环节就让他从早弄到晚,他也毫无怨言。
每一道作品,李光昭都会花上十二分的耐心和细心,确保细节的完美。随着一件件精美的工艺品在他手中诞生,他对泥金彩漆的兴趣越来越浓。
为了让工艺品变化更加丰富,李光昭经常花大把的时间研究工艺,反复地堆漆,反复地泥金,反复地刻绘。这为他之后的高超技艺打下了结实的基础。
在1964年他的作品终于大放异彩,广州春季交易会上,李光昭及其团队制作的泥金彩漆工艺品受到外商青睐,订单接踵而来。沉寂多年的泥金彩漆工艺品再次引起世人的关注。

图 / 二砲李清江将军与李光昭作品合影

然而好景不长,80年代后期,宁波市工艺美术二厂转制,泥金彩漆终止正规生产,这门工艺再次跌入低谷。
从美术厂出来后,李光昭依然坚守着泥金彩漆,他认定一个人的力量或许很小,但是他的坚持能让泥金彩漆消失得慢一些,再慢一些。
– 3 –
技艺传承有新人
在李光昭心里最忧心的事是泥金彩漆的传承。与物质文化遗产不同,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无形的,载体是人,依靠师傅、亲属的口传身授才能世代流传,目前仅有的几位泥金彩漆传人大多年事已高。对于年轻人来说,这些繁琐落后的工艺望不到前途。
亲眼目睹了泥金彩漆的辉煌和没落,李光昭不可避免有些焦急,“中国传统手艺在这一代消失了,他们岂不是历史的罪人?”但泥金彩漆工艺极为复杂考究,一旦断代就很难传承下去,必须要有多年学习的经验。
为传承泥金彩漆技艺,68岁的李光昭不辞辛劳赴宁海东方艺术馆传授技艺。
但这并不能改变泥金彩漆衰败的命运,李光昭开始思考,怎样才能让年轻人喜欢泥金彩漆技艺呢?
一次偶然的机会,李光昭受邀去学院授课。也许是上天冥冥中的安排,让李光昭找出了一条新途径——通过授课让更多年轻人喜欢上泥金彩漆!

尽管他知道凭借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,但为了传承泥金彩漆他不遗余力。只要有机会,他便去各个学校授课,寻找合适的苗子。
要传承也要商业,两条腿才能走路
绚丽的金和喜庆的红是泥金彩漆的灵魂所在,但现代人的审美已经不再欣赏这样热烈喜庆的颜色。
而且泥金彩漆的成本可不低哦,就拿泥金彩漆的“金”来说,用的是足赤99.99的黄金。26张9.3厘米×9.3厘米薄如蝉翼的金箔纸的重量,就相当于1克黄金,算下来,光金箔纸就要八九元一张。很多人做工艺品用化学漆,而李光昭则坚持使用造价高、操作难的天然中国漆,这样算下来成本就更高了。
不仅如此,会做传统桶钵的老木匠越来越少,传统的泥金彩漆大多以桶钵为基础制作。
器物原料的减少成为了压倒李光昭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如何突破原有的工艺?这是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。
随着越窑青瓷入选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,李光昭突发奇想:“为什么不把泥金彩漆嫁接到传统的青瓷盘上,让两个不同的传统文化碰撞出新的火花。”
很长一段时间,他都沉浸于思考如何将两者想结合的难题上,他坚持不断地在青瓷盘上尝试,研究两者结合的效果,终于成功地制作出了第一件泥金彩漆和越窑青瓷相结合的作品。
青瓷盘静静地摆在那里,奢华的凤凰牡丹图案在光线的照射下显得流光溢彩,配上越窑青瓷的素雅,两者相得益彰,显得高贵而大气。
商业化是非遗传统工艺有力的传承之路,李光昭联合多方面力量建立了宁波太阳湖工艺品有限公司。这个集研究、开发、制作、展览和销售泥金彩漆作品为一体的公司,让80岁高龄的李光昭传统工艺大师看到了泥金彩漆再续辉煌的希望。